人生如梦,就是主角在飞机上的一个梦

来源:http://www.style-and-more.com 作者:新闻资讯 人气:196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当在电梯里听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所以平时遇见什么不高兴的事都不要在意,就当是在做梦。”的时候,我就知道,《盗梦空间》已经取得了异常的成功,因为,影片的核心就是

当在电梯里听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所以平时遇见什么不高兴的事都不要在意,就当是在做梦。”的时候,我就知道,《盗梦空间》已经取得了异常的成功,因为,影片的核心就是混淆现实和梦境,而已经有人开始混乱了。

      经过家人的劝说,柯布(Cobb)终于克服了自己心里的畏惧和不安,踏上了回家的飞机。“飞机将在10小时候到达美国。”空姐甜美的声音却让柯布难以放松下来,他要了一杯水,小喝了一口。岳父之前一直在电话里劝解他,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是无力回天的,他不应该一直深深地活在自责和不安的世界里;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等着他回来照顾。经过苦口婆心的劝解,柯布终于同意回到美国,和孩子们团聚。
  岳父帮忙打点好了一切,包括回国的机票——竟然是头等舱!柯布吃惊了一下。也许岳父希望他一路上不要被过多打扰。他却难以忘记一直以来内心自己对自己的折磨。心爱的妻子已经不在了,他同样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的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上天允许,他真的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同机舱的人都西装革履,做头等舱的应该都非普通客人,他如此对自己说。 慢慢地,他进入了梦境……..
  【梦境开始】
  柯布、 阿瑟(Arthur)、纳什(Nash)和齐藤(Saito)同搭前往大阪的新干线列车,给齐藤下药。待其昏迷后四人连上造梦机,进入第一层梦境——齐藤位于委内瑞拉的私人住处。
  造梦机:参与共同梦境的人利用一个仪器相联接,该仪器称作PASIV (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可携式自动梦素静脉注射器),将参与者处于同一个梦境中。在梦境里,受伤会感受到真实的疼痛,在梦境中死去会使参与者从该梦境中醒来。而盗梦者常会使用自制的小物件“图腾”(Totem)作为象征,协助他们分辨是醒着或是在参与别人的梦(比如柯布用的是金属制的小陀螺、阿瑟则是灌铅的骰子)。梦境中的物体和人物都是做梦者的思想投射,因此可能会遗失一些不易注意到的细节,便可使个人的图腾真假立辨。
  再次连上造梦机,柯布, 阿瑟 & 齐藤进入第二层梦境——齐藤的宫殿,柯布与齐藤交涉,向他解释人的潜意识比较脆弱,容易被人窃取思想,并表示愿意保护齐藤,条件是齐藤要对其完全公开包括保险箱内的文件内容,齐藤表示会考虑然后离开。
  柯布入室行窃开保险箱偷文件。柯布潜意识投射的茉儿(Mal)出现,挟持阿瑟要求柯布退还文件,柯布将阿瑟击毙并带着文件逃跑, 并在逃跑过程中试图阅读文件。
  阿瑟返回第一层梦境,由于第一层梦境中附近的爆炸事件导致第二层梦境中宫殿崩坍,齐藤被 天花板砸死返回第一层梦境攻击阿瑟。阿瑟叫纳什将柯布 kick回来,纳什把柯布连椅子推进浴缸。第二层梦境中水从窗户涌进,正在阅读完文件的柯布返回第一层,制服了齐藤。
  火车上的帮手(日本小伙子)给阿瑟听音乐提醒他时间快到了,由于纳什的失误,齐藤偶然地发现地毯的材质不同,所以依然知道自己还在梦境中,拒绝交代。
  造梦机时间到,阿瑟, 柯布, 纳什依次醒来,离开齐藤。 然后齐藤醒来。
  柯布和阿瑟责怪纳什的错误,而为了逃避雇主的追杀,他们的团队就此解散。柯柏和阿瑟在东京的一家酒店碰面,打算从顶楼搭乘直升机逃走,然而齐藤却在直升机里现身。
  齐藤请他们给竞争对手费雪(Fischer)植入拆分其公司的思想,并表示可以帮助柯布返回美国。齐藤计划为费雪植入的意念是瓦解他父亲的企业帝国,从而防止这间公司垄断能源市场,而柯布和阿瑟也毅然接受了任务。
  柯布开始召集团队,首先雇用了艾姆斯(Eames),能在梦中自由变换外型的老手;还有化学家尤瑟夫(Yusuf )——他研发的强效镇定剂能稳定三层梦境的状态;此外还有建筑系学生艾里阿德妮(Ariadne)为新的造梦者。
  艾里阿德妮在柯柏的梦境受训时,发现柯布的已故妻子茉儿(Mal)不断干扰柯布的梦境。柯布至此才告诉亚莉雅德一切的真相,他和茉儿曾在梦境中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在梦境中白头偕老,但茉儿自梦中醒来后,仍以为自己仍在梦境中,于是她尝试说服柯布一起再度自杀而重返现实世界。最后茉儿设下圈套,在他面前坠楼身亡,柯布自此为了逃脱谋杀的指控而流亡海外。
  柯布, 阿瑟, 艾里阿德妮, 尤瑟夫, 艾姆斯和齐藤跟随费雪同乘一辆飞机去洛杉矶,柯布给费雪下药,待其昏迷后七人连上造梦机,进入第一层尤瑟夫的梦境——大雨的街道。阿瑟抢获出租车让费雪搭乘,绑架其入仓库。途中,车被费雪潜意识投射的火车撞,众人和费雪潜意识投射的追击者枪战,齐藤中弹。
  仓库内众人激烈争吵,阿瑟指出费雪有过使用造梦机的经验,并被训练成潜意识会攻击入侵者。艾姆斯意欲将齐藤射死让其返回现实。柯布才告知大家:因为尤瑟夫使用强劲的镇定剂而柯布等人进入数层梦境,原本的“死亡导致退出梦境”的原则已经失效,在梦中死亡的人将进入一种游离状态(limbo)。在此状态下,即使现实世界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在梦里会感觉像几十年一样漫长,且这个人将无法区分他的梦境和真实世界。人到达 limbo之后记忆会模糊,而要离开limbo方法只有死亡,死亡后直接回到现实。众人了解limbo后拒绝再深入犯险,柯布说服大家按计划继续。费雪交不出父亲保险柜的密码后。艾姆斯易容成费雪公司的元老布朗宁和费雪套话得知费雪对父亲留给他的“我很失望”的遗言不能释怀。
  阿瑟 & 艾姆斯扫清仓库附近的追兵,尤瑟夫开车离开,其余人在车上连机器进入第二层阿瑟的梦境——宾馆。艾姆斯易容为美女偷走费雪的皮包,柯布跟费雪搭讪,让费雪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先说服他相信自己只是他潜意识塑造出来的保护自己的人物,再促使他认为本来是他潜意识派出的杀手是第一层绑架他的人派出的,而这些人在试图进入他的梦境偷取保险柜的密码,再栽赃是布朗宁策划了这一切。
  费雪潜意识投射的布朗宁交待绑架的初衷是担心费雪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公司,此层实验目的达到。柯布建议费雪将计就计进入 布朗宁的梦境寻找他想隐瞒的东西。阿瑟留下看守保护并负责kick(重力下坠冲击导致苏醒), 其余人连机器进入第三层艾姆斯的梦境——雪地的医院。
  第一层梦境中尤瑟夫被追杀得东倒西歪甚至翻车,导致了第二层梦境的重力加速度改变方向。被逼无奈下尤瑟夫决定提早跳桥并给阿瑟听音乐预告kick,阿瑟在旅馆里继续英勇杀敌,并把房间里进入睡眠状态的五个人捆起来塞进了电 梯。汽车坠桥,kick开始,第二层梦境进入失重状态,第三层梦境中雪崩。
  为了赶上汽车接触水面的下一次kick,费雪必须在二十分钟内进入医院完成与父亲的谈话。在众人的掩护下,费雪来到了医院大厅。 由于艾里阿德妮 告诉柯布 艾姆斯加了一条进入医院的捷径,柯布潜意识里的茉儿再次出 现,柯布一时心软手慢,茉儿枪击了费雪。 费雪进入limbo, 柯布宣布行动失败,准备逐层返回。
  在艾里阿德妮的建议下,柯布和艾里阿德妮跟随费雪进入了limbo——柯布和茉儿花了五十年建造的世界——搭救费雪。柯布找到了茉儿与其辩论此处是梦境而一对儿女还在现实中等待自己回去照顾拒绝留下,并对曾经给茉儿植入“Our world is not real, and death is the only escape”(一切都不是现实,死亡是唯一的解脱)的观念导致其在现实中自杀身亡表示内疚。艾里阿德妮找到被绑的费雪。
  齐藤拼着最后几口气保护了费雪便咽气去了limbo。 阿瑟炸断电梯下面的电缆,在电梯底部装上炸弹,然后给艾姆斯听音乐提醒第二层的kick即将来到。艾姆斯装好爆炸装置后电击费雪,limbo中出现闪电,艾里阿德妮将 费雪扔下楼回应此kick,费雪得以返回到第三层梦境。 汽车即将入水,阿瑟引爆炸弹推动电梯往上升,撞到楼顶即形成一个kick。
  费雪进入医院见到了临死的父亲,听到自己潜意识投射的父亲把遗言从“我失望于你”解释成“我失望于你试图成为我”,并看到父亲床头保险柜里保留的风车,与父亲的心结解开,第三层目标达到。艾姆斯按下爆炸开关,第四层梦境中的部分房屋倒塌,地动山摇,艾里阿德妮跳楼回应此kick回到第三层,医院倒塌的kick回应电梯撞楼顶的kick回到第二层,电梯爆炸的kick回应汽车入水的kick回到第一层。
  柯布在limbo和茉儿谈话,表示两人已经在梦境中过完一生,与自己的心结解开。留下来搭救齐藤。 再次来到limbo的柯布失了忆,与已经在limbo中年老的齐藤见面。柯布和所带陀螺的出现让齐藤想起一些模糊的往事,齐藤的话让柯布慢慢想起来一切。柯布用枪射指着齐藤……
  【注意:梦境到此结束】
  好像是做了一个许久的梦,柯布一觉醒来的时候竟然就要着陆了,同舱的乘客们都用异样的微笑看着自己,一个日本人还打了个电话向家里报平安。发生了什么?他觉得自己和这些人都很熟,好像一起做过大事情。但是,究竟是什么他已经不太记得起来了。是一场梦么?岳父在机场如约出现了,拥抱后,上车回家,孩子们一如往常在花园里玩耍,见到了许久不见得爸爸兴奋异常。柯布觉得生活像梦一样不真实,拿出了陀螺旋转,没有看到结果就冲向了孩子们……

《盗梦空间》这大陆译名虽然直接,却没有表现出本片的核心,《Inception》这英文名才是导演真正想表达的意思,这名字在本片中,表面是“植入”的意思,第二层是“奠基”的意思,即表达植入思想是第一次的行为,也表达入梦的成功在于细小、关键的地方。第三层是“开端”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切只有回到开端,才知道你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所以,我依然会叫这部片子《奠基》。

诺兰大帝的又一部神作,比起前几部《暗夜骑士》、《记忆碎片》、《致命魔术》来,却是达到了另一个高度,因为,已经功成名就的诺兰,在《奠基》中已经开始为梦境系电影制定规则。

当知道《奠基》的内容是讲进入别人梦中的时候,我第一反应便是小时候看的那部名叫《梦境》的电影,电影中的主人公也能凭借自己的特异功能进入别人的梦中,而且,只要在梦中杀死了对方,现实中的人也会死掉,当年的这部影片真是让我感到震惊,记忆也就犹新。所以我对《奠基》的内容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已经有珠玉在前,虽是诺兰,但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可是,当我看到诺兰用严密的逻辑性和数学公式为我们构巩了一个四层梦境,制定了每层梦境的时间和物理换算法则后,我知道,诺兰又一次成功了,140分钟里,所有人都睁大双眼,生怕漏过了什么,可是,就算这样,《奠基》也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未解之迷,当然,最大的迷团便是结尾那一幕,柯布究竟是回到了现实中,还是依然待在第四层梦境,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

我只看过一遍,现在凭记忆分析一下自己得出的结果,当然,也许等影碟出来后,再多看两遍后,会有不同的答案也说不定。

下面就把几处有些难理解的地方讲一讲我自己的想法。

第一点:第四层梦境是否就是迷失域。我认为不是,迷失域是梦境的边界,人落入里面后会分不清真实与梦境。第四层梦境明显就不是真实的,所以不会使人混淆。还有个最有力的证据便是,柯布比齐藤早一步来到第四层梦境,而最后却是柯布来到了齐藤梦中才会出现的日式建筑里,这证明了,迷失域的主人是齐藤,柯布是在第三层梦境中被炸死,或者在第一层梦境中被淹死后才进入了齐藤的梦中。所以齐藤才会那么老,而柯布没有变化。

第二点:既然第四层梦境不是迷失域,那为什么会和柯布夫妻创造的迷失域这么像。我认为,第四层梦境的主梦人是柯布,他为了快些找到费雪,直接就照搬迷失域的建筑到第四层梦境中,结果也很快很顺利地找到了费雪。

第三点:关于最后孩子变大的问题。并不是说没见过长大变老的样子就不能梦到长大变老的样子,所以,就算最后孩子长大了,也不代表柯布就是回到了现实中来,柯布完全有可能为了达到让自己相信而将所有细节都设计到完美,孩子长大两岁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在20个月和3岁开始就没见过老爸的孩子,怎么能在两年未见面的情况下扑向柯布怀中?这让我觉得很不可意议,当然,这并不是不可能,仅仅算是一个疑点而已。

第四点:梅儿为什么总能出现在柯布的面前,阻止他的一切行动。我认为,梅儿是柯布的潜意识应该是不用质疑的,而当潜意识强大到某种程度时,就会产生人格,梦中的柯布和梅儿说话,拥抱,说穿了其实就是在跟自己说话,拥抱,这就是一种典型地人格分裂症状,从这一点上来解释,就能很好地说明为什么柯布无法摆脱梅儿,而梅儿总是能在关键时候给柯布以沉重一击。

第五点:费雪在第三层梦境胸口中枪,柯布和阿妮雅德深入第四层梦境救出费雪后,费雪为什么会跟没事人一样在第三层梦境中醒来,进入密室,和父亲对话。我目前对这一点真是没有很好的解答,费雪被击中要害了这是事实,就算用心脏起搏器弄醒,至少也会很难受,而且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走过密室大门,还去父亲床边讲那很多话。这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只有期待看第二第三第N遍时能有所解答。

第六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最后柯布是否回到了现实中来。

在迷失域中,柯布找到了齐藤,而且齐藤在看见柯布后,开始怀疑自己是在梦境中,所以将手伸向了桌上的手枪。这里有两种可能,1、齐藤开枪射杀了柯布和自己,2、齐藤没有射杀柯布和自己。如果没有射杀,那柯布和齐藤都会待在迷失域直到几百上千年,所以可以推断,齐藤是杀了柯布和自己的。

那么,这里又遇到两个问题,即两人的镇定剂药效过了没有,1、过了,那两人就很顺利地在飞机中醒来,那之后柯布与家人团聚的情景就会很大可能是真实的。2、镇定剂还没有过,那两人将以进入迷失域时样子继续在迷失域中生活,而这时,柯布的团队人员应该已经在飞机上先于费雪醒来,也许为了不让费雪发现联梦机,所以在柯布和齐藤还没有醒来时就收起了联梦机,这样,柯布和齐藤将不会再在迷失域中相遇,而是各自进入各自的迷失域,齐藤也许依然是那个日式宫殿,而柯布呢,当然就是洗脱罪名,与家人团聚的梦境,如果是这样,那最后的柯布依然在梦境的边缘,迷失域中。

那最后柯布是否还在梦中呢?

我的回答是还在梦中。

因为,阿瑟在第一层梦境中从水中爬上来后,听了阿妮雅德说柯布停留在了迷失域时,说了声“他回不来了”,为什么阿瑟会这样说,要知道,柯布是唯一成功从迷失域返回真实世界并且还比较正常的人。那阿瑟为什么会很坚定地这样说呢,我想原因不外乎他已经知道柯布严重的心理问题了,在第二层梦境中,阿瑟作为守关人在给其他人联梦时,曾问对着窗口发呆的柯布怎么回事,柯布没有回答他,但作为和柯布多年的搭档,也是影片中除柯布外唯一一个认识梅儿的人,梅儿的死对柯布的影响,他肯定是很清楚的,况且,他也是个优秀的潜梦者,所以能轻松地从细小的地方发觉柯布的问题,但他并没有说出来,我想那是他给柯布机会,好让柯布在梦中处理好和梅儿的纠结,当他得知柯布再次回到迷失域后,他明白这一次没有梅儿的相伴,柯布是无法走出来的。所以才会这样说。

柯布和齐藤在迷失域中相遇,这时说明联梦依然联着两人,但柯布醒来后,联梦机却不见了,而且距离飞机降落也只有二十分钟时间,这时的齐藤也是睡眼腥松,开始打电话,且不说一个电话,时间也就二三十分钟,怎么能让柯布成功入境,也不说二三十分钟时间,怎么能让柯布岳父来到机场接人。只是当柯布和齐藤醒来时,其他人表现就能看出很不对劲,大家是为了齐藤的钱和柯布的能力才聚到一起干一票,可是植入意识已经成功,但发钱的齐藤和牵头的柯布却一直未醒,而且只有二十分钟飞机就落地了,这时的阿瑟,阿妮,埃姆斯,尤瑟夫应该是焦急万分,但在柯布和齐藤终于醒来时,这几人却仅仅是对着柯布微笑,在拿行李出机场的过程中,也只是点点头。接机的岳父也是脸笑烂,两年不见的儿女也是第一时间扑上来喊着爸爸,这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美好,所有人对柯布都如此友善,以至于柯布也不敢相信这是真实,所以立马开始转陀螺,可是还没等见结果,就被儿女把意识吸引走,这也代表,柯布已经完全接受了身处的环境,不论是现实还是梦境,他都愿意待在这里了。

就算最后那陀螺停了下来,也不能代表柯布回到了现实中,如果柯布希望这是现实,那他可以让陀螺停下来,因为,陀螺只能证明客观事实,而无法改变主梦人的主观意识。

本文由威尼斯人官网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如梦,就是主角在飞机上的一个梦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